<samp id="law49"><td id="law49"></td></samp>

        <u id="law49"><address id="law49"></address></u>

          新聞資訊

          news information

          要聞動態 Highlights 聯盟動態 News 行業資訊 Industry 專家觀點 Expert Viewpoint 專題活動 Thematic Activities
          首頁> 新聞資訊> 專家觀點

          徐建偉:以系統觀念構建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生態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徐建偉 時間:2021-05-11

          堅持系統觀念,是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的“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必須遵循的原則之一?!笆奈濉币巹澓?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堅持把發展經濟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加快推進制造強國、質量強國建設”,要求“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增強制造業競爭優勢,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對此,我們需堅持系統觀念,將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作為一個系統工程來推進。

          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不是僅靠某一行業、某一領域的“單兵突進”就能實現的,而是需要聯系而非割裂、全面而非局部、動態而非靜態地研究制造業發展問題,營造有利于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良好生態。

          (一)

          世界上一些制造業先行國家已經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制造業生態。

          美國形成了內源為主的創新引領型制造業生態。其憑借強大的創新資源、一流的跨國企業、關鍵的產業環節和高端的市場需求,在構建完善制造業生態的主要方面都能做到以國內為主,對國外依賴程度較高的主要是一般制造領域和低端環節。

          日本、德國等制造強國形成了內外聯動的鏈條協同型制造業生態。這些國家擁有相對完備的制造體系和強大的生產制造能力,占據產業鏈的高精尖環節,并形成了與之配套的應用型技術開發、高技能人才培養、關鍵裝備及材料生產、產業配套能力建設等基礎支撐。

          再看一些經濟快速發展的發展中國家,大多形成了多頭在外的分工嵌入型制造業生態,主要通過發揮勞動力等一般要素的成本和效率優勢,承接國際資本、技術和訂單轉移,大量進口關鍵核心零部件、出口終端產品,形成“多頭在外+分工嵌入+生產制造”的產業發展格局。我國在改革開放以來的很長一段時期內,制造業生態也具有分工嵌入型的特點。

          (二)

          當前,我國已邁入新發展階段,需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為主題。相比于世界制造強國,我國制造業生態尚不健全、不完整,內生的、自主的產業循環體系不夠暢通,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還面臨一些突出挑戰。

          一是科技創新合作的外部環境復雜嚴峻。長期以來,技術引進與合作是彌補我國技術創新短板的重要方式。但隨著我國產業發展能級提升、技術實力增強,一些國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對我國有望取得技術突破的產業領域進行遏制打壓。這種形勢下,我國技術引進和創新合作的空間大幅壓減,推動自主創新、增強發展內生動力較為緊迫。

          二是持續擴大國際市場規模的困難增多。在全球經濟復蘇乏力、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背景下,部分國家與我國的經貿摩擦明顯增多。近年來,在紡織服裝、家電電子等領域,由于出口難度增大導致的貿易轉移效應已經顯現。同時,部分國內企業長期為跨國公司代工,導致其適應需求、引領需求、創造需求的能力較為欠缺,而順應消費需求升級態勢進一步開拓國內市場,則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和成本。

          三是產業鏈自主循環的體系還不順暢。我國產業鏈循環存在國外協作路徑依賴深、國內協作轉換成本高、跨產業融合程度不深、跨企業協作能力不強等問題。具體來看,部分國內企業在重大技術裝備、核心零部件、生產性服務等基礎領域和關鍵環節較為依賴國外企業;國內不同產業間、不同產業環節間缺乏有機銜接,技術、產品和市場的聯系割裂,比如,機械與電子、裝備與材料、制造與服務等產業的相互支撐和聯動發展不足;由于缺少真正意義上的產業鏈“鏈主”企業和生態主導型企業,導致國內企業在產業鏈構建和價值鏈治理上的話語權不強。

          四是產業轉型升級的支撐體系尚不健全。從要素結構看,創新人才、高技能人才、創新資本等高端要素供給短板突出,對高技術和創新型產業發展的支撐力不足;從需求結構看,滿足國內需求升級的產品供給短板突出、大量依賴進口,同時,自主創新產品的市場空間有限、推廣應用不足;從配套政策看,我國對適應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發展的產業政策還在探索完善中。

          (三)

          從發展歷程看,我國制造業生態與很多發展中國家一樣,具有分工嵌入型生態的特征,但從結構體系看,我國與日本、德國等國家相似,具備做強做優制造業的基礎。面向全球競爭,我國也有提高自主創新能力的現實需要。立足新發展階段,需基于我國產業基礎條件和全球競爭格局變化,加快推進制造強國建設,堅持系統觀念構建符合我國發展需要、具有特色的制造業生態,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

          打通產業鏈斷點堵點,塑造產業競爭新優勢。傳統優勢產業是我國制造業的“基本盤”,要圍繞傳統優勢產業鍛長板、補短板,重塑競爭優勢、挖掘增長空間。要聚焦產業發展的痛點、堵點和難點發力,推進重大關鍵共性技術研發平臺建設,更好支撐產業邁向中高端,增強產業核心競爭力;要抓住國內市場規模巨大和需求升級的契機,提高適應需求、引領需求、創造需求的產品開發與創新能力,提升產品研發設計和增值服務的質量;要提高產業間的耦合協作能力,發揮產業鏈龍頭企業的引領帶動作用,提高不同產業間的配套協作水平,提升整機與零部件、裝備與軟件、制造與增值服務的融合發展水平。

          推動創新鏈與產業鏈的深度融合,探索創新發展新路徑。相比于傳統產業,我國在一些重大領域和新興領域與主要發達國家處在同一發展水平,而且在部分領域已經形成先發優勢。要抓住技術創新和需求擴大的契機,在重大、新興和前沿領域提前布局、系統謀劃,加快探索創新發展的新路徑。這就要求進一步加大對創新要素培育、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建設、新型研發機構發展的支持力度,爭取在一些領域率先取得突破;進一步優化創新資源配置,健全協同創新與聯合攻關機制,推進跨領域和全鏈條創新能力建設;進一步開拓升級國內消費市場,加快新技術新產品推廣應用,把內需市場優勢切實轉化為技術創新和產業發展的優勢。

          培育“鏈主”企業和生態主導型企業,搭建分工協作新架構。要理順企業分工協作關系,加快國內產業自主建鏈強鏈的進程,增強產業體系的協調性、韌性和開放度。需積極培育產業鏈“鏈主”企業和生態主導型企業,強化產業間、企業間的聯系,構建更具話語權的國內產業鏈價值鏈,增強鏈群發展合力和整體競爭力;提高價值鏈治理能級和國際分工位勢,推動國內產業鏈協作關系的國際化拓展延伸;支持具備技術、產品、產能和市場優勢的國內“鏈主”企業“走出去”,加強國際創新合作,深化國際產業協作,推動我國產業鏈向更高水平的全球產業鏈躍升。

          建立產業要素協同發展機制,夯實要素稟賦支撐。產業競爭歸根結底是要素支撐體系的競爭,關鍵是要構建和完善要素稟賦提升與產業結構升級相協調的發展機制。需在鞏固和提升技術技能人才優勢、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優化金融資本結構和配置效率、構建現代金融體系等方面切實發力。

          增強政策的協同性,以政策優化引導制造業發展環境優化。產業政策影響制造業生態的構建。需加強選擇性政策與功能性政策的協同,進一步增強創新、技術、質量、品牌、環保等方面的政策保障;加強局部施策與整體施策的協同,既要聚焦重大裝備、關鍵材料、核心技術等方面的短板重點施策,又要在上下游銜接、前后端配套、全周期協作等方面系統發力,推動全鏈條融合發展;加強產業政策與其他關聯政策的協同,統籌推進產業政策與創新政策、教育政策、貿易政策等的銜接聯動。

          來源:經濟日報4月30日第10版發表,作者:徐建偉,單位: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產業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

          相關推薦

          亚洲欧洲另类图片区|亚洲经典千人经典日产|亚洲第一天堂色页|中字幕AV日韩综合|影视大全高清版免费观看|影音先锋亚洲制服丝祙资源站